2月26日,正月十五,元宵节。天边晨曦微露,隐隐在浓雾间现出群山模糊的轮廓,除了附近村寨偶尔传来的几声犬吠,仿佛一切都还在沉睡当中。这是我国通往老挝最便捷的陆路通道之一——勐康口岸的清晨景象。

    “滴、滴”一阵汽车鸣笛打破了山间的宁静。勐康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执勤队民警石武已经带领队员前往口岸准备开始一天的勤务。执勤队担负着勐康口岸的出入境边防检查、限定区域管理和口岸两翼的边境管控任务,自云南省《关于严防境外疫情经陆路水路输入的通告》发布后,勐康口岸保留货运通行功能,落实好闭环管理、维持登记间距、100%车辆消杀、100%体温检测等工作成为民警每天的日常。

    “台上检查员要认真核对旅客信息,通道检查上下车时要注意安全……”安排好勤务后,石武才突然想起今天是元宵节,他给远在贵州从江的母亲发了条微信,“妈,‘吃相思’的时候也不要忘记戴口罩,元宵节快乐!”来不及等到母亲的回复,他便穿戴好防护装备去上勤了。勤务间隙,他又换上防弹衣走向货检通道,一米八几的个子,爬货车、钻车底一样不落,浑身书生气息的他竟也是车体查缉的一把好手。

    石武是来自贵州省榕江县的水族小伙,2011年贵州民族大学毕业后,怀着满腔热血弃笔从戎来到云南边陲小城普洱江城,这里素有“一城连三国”的美称,因李仙江、勐野江、曼老江三江环绕而得名。公安边防部队改革转隶为移民管理警察后,石武选择留在这里,脱下军装换上警服,坚守着卫国戍边的初心。他开玩笑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是水族,觉得这里特别适合我。”性格腼腆的他难得开起了玩笑。

    17时30分,来往的人员和车辆渐渐稀少,勐康口岸也到来闭关时间。勤务交通车里的气氛显然比早上热烈,正当大家兴高采烈地讨论着哪种馅儿的汤圆比较好吃时,突然接到消息:夜巡一组队长上午执勤时腿脚受了伤,需要临时找人替补。石武听到后,主动请缨,“我去吧,我不爱吃汤圆,今天元宵,让大家好好休息一下。”大家不同意,他却假意生气道:“今天正月十五,是我‘十五’的节日,谁敢拦我上山赏月!”

    石武十年间数不清参加了多少次巡逻,对附近地形非常熟悉,他走在队伍最前面,不时停下来检查一下边境拦阻设施,遇到较为陡峭的山坡,就用组合警棍拉着后面的队员小心翼翼地爬上去,虽然足够小心,但还是避免不了被泥坑溅了一身泥水。 

    “正月里来桃花鲜,好比彩云满山间,红罗包饭妹来等,桃花树下哥来迟……”夜晚静谧的边境巡逻道,满身狼狈的石武却精气神十足,用低沉的声音突然唱起了山歌,大家打趣说他想找女朋友了,他却聊起了家乡元宵节‘吃相思’的风俗,相邻村寨会聚在一起对山歌、吹芦笙、踩歌堂,他母亲是对山歌的“明星”,大家都喜欢听她唱山歌,他就是跟她学的。

    “本来今年计划回家过年也去参加‘吃相思’,好好听听妈妈唱山歌,考虑到现在疫情形势,就留下来好好工作,疫情防控也需要我们。”石武说,加上今年,他已经连续10年没能回贵州老家过年了。说起未来的打算,他说,“我们那边元宵喜欢吃黄粑,粑儿黏黏、日子甜甜,我想只要我们像黄粑一样‘黏’在祖国的西南边境,守好国门、守好边境,在家的亲人朋友们就能把日子过好、过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