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钢钉钉在了他的身上,另一颗钢钉就是他自己。

    2016年,他参军入伍,成为一名公安边防战士,2018年12月,随集体转入国家移民管理机构,成为第一代移民管理警察。工作以来,他先后荣立三等功2次,获评全国移民管理系统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成绩突出个人。近日,他又被共青团云南省委、云南省青年联合会授予“云南青年五四奖章”。他就是勐康边检站阿里分站民警——张忠虎。

    向死而生,他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

    2020年4月8日上午,勐康边检站阿里分站接举报:“在国防路刚上来2辆车,可能里面有偷渡的”。当时,由于境内外疫情大规模爆发,出入境通道关闭,如果有人偷渡入境,将面临极高的疫情输入风险。张忠虎得知后,主动申请参加紧急处置。11时许,当处置组行驶至国防路时,突然发现了那2辆轿车,他火速带领车辆展开追击。但因道路崎岖、路面狭窄、碎石较多、路面松散,在下坡路段拐弯处时车辆突然出现打滑并翻入近50米深山沟,张忠虎当场重伤昏迷。

    “我们听到一声巨响,就马上赶过来,他昏迷着,满脸都是血。”周围的村民说。

    一边紧急输血、一边带上氧气面罩,这时,张忠虎恢复了短暂的清醒,“怎么样了,他们怎么样了”他断断续续的说。“在救护车上,我把他靠在怀里,他还在小声念叨着,他没事、没事。”赶来的战友说道。

    在全站的协调下,他乘坐飞机前往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但在途中因失血过多再次昏迷,不幸之中的万幸,经全力抢救他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但他腹部手术缝合11针,右侧股骨折,打入钢钉,植入钢板,缝合17针。

    从此,这颗钢钉就留在了他身体里。

    浴火涅槃,他唱响了汗与泪的战歌

    在医院里他躺了1个月,“我想回去!”,他说,但是,由于伤势过重,身体各项机能都在恢复中,他只能继续在家休养。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要是想提前站起来,想提前返回单位就必须要合理规划自身的康复训练,他按照部队的训练标准,给自己制定高强度恢复训练计划,每天都大汗淋漓、每天都痛苦不堪,看着以前可以轻松做的动作现在却很难完成,以前自己不在话下的武装越野现在却步履维艰,他只有把这股“怨气”撒在训练上。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恢复到膝盖可以小幅度自行曲伸,可以独立完成上厕所等小事时,他就自己拄着拐杖就返回了单位。

    回到单位后,为了早日回到执法执勤一线,他又开始“折磨”自己,每天都能看见他在篮球场、健身房一瘸一拐的锻炼,尤其是每天的睡前让战友给他压脚,嘴里说再下,再用力,可是看着他豆大的汗珠就知道到底有多痛苦。

    钢钉还在他的身体里,他也悄然成了一枚“钢钉”。

    焊在边疆,他走向了血与火的“毒”场

    普洱边境地区无天然屏障,小道便道众多,具有“一市连三国、一江通五邻”的独特地理区位,毗邻世界毒源地“金三角”,给打击跨境违法犯罪带来了风险和挑战。

    今年5月的一个夜晚,他和战友在小路设伏,凌晨三时,小路远处一点灯光时隐时现,随着摩托车的声音传来,大家立刻在小路上做好了准备。当摩托车转过弯,强光电筒照在两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身上时,民警就大声喊道“停车!不许动!警察!”。两人听到声音,立刻刹车、跳车,准备弃车逃窜。说时迟、那时快,埋伏在弯道旁的两名战友立刻上前扑倒骑车人,在快速制服了这两个黑衣人后,从摩托车上的一个编织袋里,当场查获10公斤冰毒。

    这心惊胆战的一瞬间对于勐康边检站,乃至云南边检总站的民警们来说,只是家常便饭,这样的战斗,每天都在边境线上发生。

    而现在的他已经化成一颗钢钉,牢牢的焊在了边境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