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澜沧县人民检察院先后向法院提起公诉13件开设赌场案,案件中,被告人采用微信建群售卖所谓“字花”,并从中抽头牟利,看似没有固定场所,但实际与开设赌场无异,13名被告人均被县人民法院以开设赌场罪判处刑罚,所获非法利益全部被依法没收,并判处罚金。获利只是暂时,最终是一场空欢喜白忙活,还让自己陷入犯罪的境地。

典型案例一:见钱眼开,参赌变设赌。鲍某某在2018过年期间,经亲友介绍,偶然加入卖“字花”微信群,并在群里购买字花赌博。2019年3月至2020年3月,鲍某某为获取高额提成,利用其手机微信号先后创建微信群非法代理销售“字花”,并根据上线提供的赌博信息转发至上述微信群内,接受群成员投注赌博,向群成员定时开奖,鲍某某从销售总额中获取一定比例的提成。被告人鲍某某通过以上方式非法代理上线销售“字花”涉及赌资人民币10余万元,非法获利金额1万余元。在检察机关的教育下,鲍某某对自己贪财设赌的犯罪行为感到非常后悔,愿意积极退缴非法所得资金,自愿认罪,接受法律的制裁。

典型案例二:发展下线,坐收“愚”利。2018年11月份至2020年3月期间,李某某为获取高额提成,创建微信赌博群销售“字花”,并根据上线提供的赌博信息转发至上述微信群内,接受群成员投注,向群成员定时开奖,上线按赌资总额的一定比例支付提成给李某某。期间,李某某发展下线蒋某某、李某甲、鲍某某,由三名下线接受投注,李某某按赌资总额的一定比例支付提成给蒋某某、李某甲、鲍某某,其从中赚取赌资总额的提成。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及下线蒋某某、李某甲、鲍某某涉嫌开设赌场罪,均被追究刑事责任,受到法律制裁。

典型案例三:家庭式开设赌场,夫妻双双获刑。龚某某、蒋某某系夫妻关系,2019年1月至2020年4月期间,龚某某为获取高额提成,通过其微信号建立微信群接受上线蒋某某(龚某某的妻子)等人发送的“字花”赌博信息在上述微信群里发布并接受群聊成员投注赌博,其通过微信红包的方式收取参赌人员的赌资后将全部赌资通过微信转账或微信红包方式转给上线,上线按赌资的约定比例支付提成给龚某某。到案后,龚某某、蒋某某夫妻二人均表示认识到网络赌博及开设赌场的危害性,以后绝不再犯,同时也会以自身教训提醒身边的家人朋友,不要涉赌。

检察官告诫: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和智能手机的普及,赌博行为已经从现实生活转入网络空间。网络赌博不同于常见的场所式赌博,其犯罪更隐蔽,资金流动更快捷,对社会的危害也更大,但赌博的危害后果是一样的,天上不会掉馅饼,想靠赌博致富,只会越陷越深,走在错误的道路上,最好的方式就是及时止损,从来没有违法犯罪的道路可以走到头,被查只是迟早的事,要做人生赢家,只有不赌为赢。

 

注:字花亦称花会是中国民间流行一种赌博方法,字花自清代中页在民间流传,在福建、两广、江浙以至天津、上海都曾经流行一时。不同地方开字花的方式会略有不同。 例如所选用来开字花的人名或物品,有用三十六个古人,也有用三十六种动物,甚至三十六种职业。有些地方的庄家(称为“字花厂”)会提供一些似是而非的提示,用来提高投注的兴趣。有规模的字花厂更多会建立网络,透过大小代理,四处收受投注。

     所谓“十赌九骗”,开字花作弊的情况并不罕见。例如庄家看见买中的投注太多,可以借词取消开彩,甚至挟款一走了之。民间沉迷赌博,亦造成大量各样的社会问题。在香港,为了打击字花,政府在1975年开始举办六合彩奖券开彩,把民间的非法活动加以规范,而得到的收益则拨供慈善用途。